第二十二章 血染大朝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来自新世界  |  字数:10014  |  更新时间:2018-08-10 21:10:31 全文阅读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天郡王姬天生病的消息传遍了安洛城。上至王公贵族,下至贩夫走卒,都在议论这件事。这位皇帝身前炙手可热的大红人,一下子就成了安洛城的名人,据说连那魏公公都去探望过这位天郡王。

“好好好,赵大人的心意我就代郡王收下了。”“哎,那就劳烦赢庄主了,以后一定多走动走动啊。”“好好,您放心,以后少不了麻烦您的。”送走了这位赵大人后,赢骘擦了擦头上的汗珠,自嘲地笑了笑。他这一个内庄副庄主,虽说品级不高,可是权势还是不小的,如今竟然做起了这种迎来送往的事儿,也不知是这世道变了,还是这人心变了。

“送走了?”赢骘刚走到后堂,就见到到姬天正坐在一把黄梨花木的圈椅上,翘着二郎腿正品着御贡的云雾,自从那次在听月轩喝过这茶后,他就爱上了这一口。“送走了。”赢骘坐在了姬天对面,虽然口渴但是没有动桌上那杯茶。说心里话,他有些不适应。不是不适应新的身份,而是不适应姬天的转变。

姬天一个从叶城来的皇族远亲,按照常理来说,忽登大位,初掌权力,要么是战战兢兢不知所措,要么是极度膨胀为所欲为,可从姬天身上他没有看到这两点。反倒是异常的冷静,冷静到似乎这发生的一切都是应该发生的一般。若说半个月前,他刚认识姬天那会,还能看懂姬天,那么现在他就是一点都看不透坐在眼前的这位庄主。有时他看着这个比自己年岁将近小一半的年轻人时,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畏惧,他现在有些后悔答应那人的要求。

“今天已经是第十九位了吧。”轻轻吹着茶碗中漂浮在面上的茶叶,那茶叶随着姬天的吹拂不住流动,他眼皮都没有抬问着赢骘。“是的,也不知这是怎么了,这几天就没消停过,这人是不断地往您这儿涌。我大概算了下,安洛城排的上名号的,除了那些个真正的大人物,基本上都是亲自来拜见您。对了,这是那赵大人送来的心意,您过目一下吧。”

“放那吧。”姬天仍旧没有看向赢骘,只是抬了抬下巴,似乎对那心意也不甚感兴趣,这和他之前看到张天宇拿出的心意时那幅模样可大不一样。既恼火姬天的态度,又诧异姬天的表现,赢骘放下手中那一簇鲜红的珊瑚后,招呼也没打就走了出去。眼见赢骘真的走了,姬天的目不转睛地盯着那血珊瑚,可还是忍住了上前品鉴的冲动。

事出反常必有妖,他知道自己很受皇帝喜爱,至少明面上是如此。可皇帝喜爱的人不在少数,姬文兮、二皇子甚至是玄凌霄,在皇帝眼中都要比自己重要,这一点他还是分得清的。初来安洛,他除了玄念德几人外,旁的一个不识,就算是当了内庄庄主,可也不至于让这么多人都来看望自己,他能从中嗅到阴谋的气息。眼见着满屋子奇珍异宝,又想到郡王府已经塞满的库房,姬天只希望这种阴谋多多益善。

第二天一大早姬天就进宫面圣,他身为内庄庄主,可以在任何时候面圣而不需要通报。皇帝姬泽生此刻正在侍女的伺候下穿朝服,听到魏公公说姬天求见不由得扯了扯嘴角,“朕还以为这小猴子多有耐心呢,没想到这才几天啊,就忍不住了。把他叫进来吧。”姬天可没想到皇帝此刻衣衫不整,还好二人中间隔了道珠帘,叫人看的不太真切。

“天儿这么急着寻朕,可是事情办妥了?听说你生了场大病?这修行之道可不能心急啊,回头去太医院领些修炼的丹药,咱们一家人没必要客气。”姬天照例朝皇帝鞠了一躬,也不敢仔细打量里面的情景,只觉得此刻突然十分思念十一。“儿臣谢父皇挂念,儿臣的身体已无大碍。那玄凌云和凤舞天已然答应了儿臣的要求,同意将冰魄剑和炼虚灵魄奉上。”“哈哈哈,不愧是我儿,办事就是干脆利落。”姬泽生笑着从内殿走了出来,此刻他只是简单地穿了一件朝服的内衬,看起来还算宽松。

“父皇,那玄凌云也不是没有条件的。他说一定要您放了所有圣族嫡脉,才肯交出宝物。”姬泽生本来大好的心情立刻被坏了兴致,脸上透出厌恶之色,似乎只要那玄凌云在他面前,他就会将其大卸八块。“那你是怎么回的?”“儿臣答应了他的要求。”“什么?姬天,你可知这些圣族嫡脉都是朕的心腹之患,若不是为了不使朝庭大局动荡,不使复地再生变乱,朕早就将他们五马分尸了。那玄凌云也是胆大包天,他不知道朕想要他的东西随时都可以要嘛,还敢提出这等条件,当真是不知死了。.”

果不其然,皇帝心中还是极度厌恶圣族的。姬天自忖心中计较的没错,胆子顿时又大了不少。他连忙跪在地上,额头紧贴着黑底云纹的光华大理石地板,一股冰凉从额头直透心底。暗叹一声皇宫的奢华,姬天接着辩解道:“父皇莫虑,儿臣早有计策,既可以让他们正大光明的把东西送来,又能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喝了口茶的姬泽生平息了下自己的愤怒,也不知道自己最近是怎么了,非常容易情绪化。“你且说说。”“回父皇,儿臣是这样想的,您在下一次大朝时,公开宣布将这些圣族嫡脉放了,然后和北边联系交接他们。等交接完毕后,在他们必经之路上设伏袭杀,届时就算他们死了那也是死在玄武一族的手里,跟父皇毫无关系。这样一来既可以除掉这些圣族嫡脉。又可以让余下的圣族心生疑虑,互相怀疑。那些复地之民看到圣族之间相互攻讦,定然会对他们失去信心,而他们私底下的那些阴谋也会不攻自破。”

“好。”姬泽生拍了下大腿赞叹道,“我儿不愧是天纵其才,不过有一点得提前告诉他们,只能按照朕规定的路线前往交接地点,而且这地点只有你我父子知晓,以防这些叛党半路被人救走。”姬泽生不愧是天性稳妥之人,也难怪他忍了一百多年才实施自己的计划。姬天心中波涛起伏,可面上却是丝毫不变。“父皇才是深谋远虑,思虑周详,儿臣还需要多向父皇学啊。”

“既然来了,那就一起用早膳吧。”魏公公闻言赶忙吩咐几个小太监端着早膳进来。青金石的圆桌倒是没有摆满,不过加上那些繁杂的琉璃器皿,倒是显得琳琅满目,让人不知从何处下口。见姬天拿着象牙筷子显得很不自在,姬泽生大感自己没看错人。“啊哈哈,天儿第一次在宫里用膳吧,来来来,随便吃。”

吃过这一顿并不是很美味的早膳,姬天浑身都不自在。好容易等吃完了,姬天赶紧从怀中递出一张折起来的纸,“还请父皇过目。”姬泽生有些讶异地看着姬天,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这张不大的纸被折了十几层,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蝇头小楷。“天儿,这是?”“还请父皇恕罪。”姬天这次只是半跪着,“这是儿臣这些天来所收的所有礼单,儿臣不敢私自留下,这才敬献给父皇,以求父皇定夺。”

姬泽生将礼单仔细地浏览了一遍,上面何人何时送的何礼写的是一清二楚,有的就连皇帝自己都觉得惊讶。“啧啧啧,朕居然没想到,朕的臣工们这么有钱,这么有钱,啧啧啧,大伴你也看看。”皇帝的脸上看不出情绪,只是将礼单重重地掷给魏公公。那礼单轻飘飘地落在地上,魏公公赶忙跪在地上捡起后察看。

“陛下,皇朝文官俸禄不足以供应他们如此开销,他们定然是贪赃枉法鱼肉百姓才有如此财富。”姬泽生闻言摇了摇头,“都起来吧,有些情况朕不是不知道,不是前不久才把张家办了一批嘛,可这贪婪是人之本性,他们只要做的不过分,朕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你看看,这礼单中的东西,荆州的南珠,东海的青鳕,兖州的翡翠,南海的珊瑚,有好些东西朕这都不见得有,朕不怕他们贪,就怕有人在背后养他们。天儿,你给朕把这些人盯紧咯,那些东西你随意使用,日后但凡有人再向你贿赂也无需向朕汇报,朕相信你。”

完成了所有目的后姬天心满意足地出了皇宫,不曾想出宫时有人恰巧进宫,这让他觉得有些奇怪,不过也没在意。他瞅着宫门口一个黎民摆着的面片儿摊,顺势坐下要了一碗。这御膳精致倒是精致,可是吃起来总是绝对索然无味,还不如吃上这一晚面片儿实在。姬天刚吃上,就听得有人问道:“这位小哥,对面有人坐不?”姬天也没顾着看来人,只是摇了摇头。

那人坐下也要了碗面片儿,看着姬天吃的极香,不由得感慨道:“这面片儿老夫吃了十几年了,每次上朝都要来着儿吃一碗,可惜啊可惜。”像是故意要跟姬天搭话,姬天抬起头来看了看对面的人。那人一身青色官服,看着有六十来岁的样子,不过在皇朝向来不是以相貌看年龄的,说不得这位都几百岁了。这人满头白发,没有留须,跟当下流行的美髯风有些格格不入。他双目绽出光芒,旁人不论从何处看去,去总觉得这人在看着自己。他皮肤光滑就如同丰华正茂的少女一般。此刻的他正拎起下襟束在腰上,丝毫不见朝廷大员的雅度,身上倒是充满了江湖气。

“这位大人何以言道可惜呢?”见到姬天答话,李长庚不由得心中一喜。“哎,什么大人不大人的,老夫在朝为官,下朝便是民了,何来大人一说呢。这再大的人,不也得吃喝拉撒嘛,就算是真人,也逃不了红尘哟。”姬天听他话中有意,又不知道他的底细,于是不再回话,只是看着他。

“小哥可知最近陛下极为宠幸一个人。”皇帝最近宠幸的人?姬天自忖这这老头不会是针对自己来的吧。“不知道,还请大人赐教。”见姬天还是以大人相称,李长庚就知道他误会了。“小哥莫怪,是老夫没说清楚。这么跟你说吧,陛下最近和一个新进大臣走得很近。这大臣呢,是个投机逢迎之辈,居然捣鼓了套什么礼法,至于这面片儿摊嘛,就是因为这礼法所以不能再开了。”

这话就让姬天听不明白了,从这老者的话中得知,想来他是认识自己的。到底他是有意而来呢,还是无意偶遇,这就不得而知 了,而且他跟自己说什么新进大臣,着实让姬天一头雾水。“还请老丈赐教,这礼法跟面片儿摊有什么关系?”

姬天上道,李长庚自然不敢怠慢,“这大臣说,安洛城内这种大小街摊影响皇家威仪,日后就不准再开了。”那摊主刚把滚热的面片儿端了上来,听到这么一句慌了手脚,差点把那汤撒出来。姬天眼疾手快扶住摊主接过汤碗。“这位大人在上,不知方才大人说的可是真的?”

摊主也不顾地上还有积霜,跪在地上问着李长庚,李长庚叹了口气扶起摊主。所谓睹物思人,李长庚昔日落魄之时也是吃过百家饭的,更是懂得人情冷暖生存不易。“小哥,你看看这些黎民,天不亮就推着车在安洛城甚至是卫城外候着,等到大臣们上朝时,才来皇城边上挣一口饭钱,若是真的让那劳什子礼法颁行,这些人又当如何生存。”

姬天瞅着那摊主身上的麻衣,那双粗糙的脸在寒风中通红通红,长满老茧的双手皴裂出一道道细纹,一旁推车上的汤锅正冒着热腾腾的雾气,转瞬间就消失在夜空里。他心中有些不忍,可是李长庚来的突兀,让他不得不防。“你说的那人,我也不大了解,不过若是那人既然能提出这礼法,就要对因礼法产生的一系列问题负责。”说罢这话,姬天扭头便走,也不做停留。

“这位小哥?这位小哥?”摊主见姬天要走连忙叫住他,“你还能没付钱呢。”姬天尴尬的回头就要掏钱,可他这辈子也没花过钱,他掏出身上最小的一张十两金票,直把摊主看的眼睛发楞。“算了算了,这位小哥的钱老头子我来付吧。”李长庚说着往那摊主手中塞了一小块银子,握了握那摊主的手。

姬天可没想过平白无故因为一碗面片儿汤就欠了别人的情,可他虽然对这些尔虞我诈看得清楚,有些人情世故确实不大明白。到底是年轻人,缺乏沉淀。在姬天说了句下次一定还你之后,李长庚在心中感叹,这撒下的网差不多该收了。

李靖近来是春风得意,自从他一番巧言说动姬泽生后,姬泽生几乎是每日都召他入宫聊天。这般恩宠在李长庚看来颇有些不屑一顾,他认为皇帝不过是一时兴起,过几天兴致去了,也就没这份闲心了。可后来的日日召见让他想起了他当初被姬泽生一手提拔时的情景。若是真的赏识李靖李长庚也不至于那么生气,毕竟李靖是自己一手引荐的。谁想那李靖面对自己居然趾高气扬,现在连招呼都不打一声,摆明了没把自己放在眼里,这让李长庚的心里在生气的同时还夹杂着几分嫉妒。

往日的小朝是没有李靖的位子的,可今日李长庚一进殿就看到李靖在殿中候着,这幅情景让李长庚心中咯噔一下。“诸卿到了吧,朕今日给诸卿引荐一位青年才俊。”皇帝迫不及待地将来李靖推了出来。

“李靖,是左都御史李长庚的侄儿,为人机敏,有谋略。朕这几日同他攀谈后,觉得深受启发,决定拔擢他入中书省为国效力,诸卿意下如何?”这话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文华殿内瞬间炸开了锅。那中书省是皇朝中枢,管理天下大事。可以说除了修真者不归他们管之外,剩下的兆亿子民全都在他们的管理之下。现在中书省内除了五位大学士之外,还有十几个刀笔吏,别看这小小的刀笔吏,放出去最少也是三品大员。故而中书省的位子一直都让人眼热。现在皇帝突然要拔擢这么一个人入中书省,怎么会不引起非议。

这时候绝大多数大臣都认为这李长庚的手伸得太长了,这李氏已然有李德功当了宰执,又有他左都御史这个坚实的基柱,还不罢手。自然没有人敢去和李德功吹胡子瞪眼,更何况就算这样做了他老人家也不一定看得到听得清,一时间所有矛头都指向了李长庚,谁让这是你李长庚的侄子。李长庚看着这一双双敌视他的眼睛,心中那个憋屈真是无处可发。

早知道这李靖如此行事,他打死也不会举荐这么个中山狼。“吵够了嘛?”皇帝的声音不是很大,但在群臣中间却是如同雷击一般。李德功颤巍巍地举了举手中的玉圭,“陛下,李靖资历尚浅,而中书省内官员都是久经官场历练才得以拔擢,若是突然将其提拔入中书省,怕是众人心中不服,对李靖也不一定是好事啊。”

李德功眼睛迷糊心门却是敞亮,姬泽生又是何尝不知如此行事的后果,但他要的就是这么个结局。以前四大老祖威压还在的时候,那时的群臣可谓是群乖巧的绵羊,那时候他的话就是绝对的权威,这些官员没有丝毫违背他的意思。他本以为打倒了圣族就可以高枕无忧,接下来只需要集结兵力兼并九州即可。所谓帝王之道,在于把握平衡。以前大家都被压着,可谓是同甘苦共患难,而今大山一去,就变成这般局面。或许以前他们也是这样的,只是他没发现罢了。当初的绵羊慢慢露出了尖利的牙齿,让他觉得有种被背叛的感觉,尤其是姬天将那份礼单呈到他面前时。

虽然眼前这些人在礼单中没有出现,可下面那些人不乏是他们指使的。他望着底下稀稀散散站着的官员,不知道自己还能信谁。或许李德功算一个,但他太老了。又或许李长庚算一个,毕竟他是自己一手提拔上来的。现在又有个李靖招自己喜欢,会不会自己太过偏宠李氏一门了。姬泽生脑中思虑万千,底下人也就等着皇帝裁决。有那么一瞬间,姬泽生真想将这些官员全部杀了,换一批新血。可理智告诉他这种事情不能着急,皇朝上面已经乱了,下面不能再乱了。“着李靖入中书省,暂不授职,一应事宜等朕圣裁。”

李靖倒是没有想太多,在他眼中只要牢牢抓住皇帝的心,就不需要担心其他的。而以皇帝的性子,绝对不会拒绝他提出的意见。李靖是最后一个走出文华殿的,他细细感受着这黑底云纹的地板,如果可以,他愿意一辈子站在这里。

“李大人,恭喜恭喜啊。”李靖没想到还有人没走,朝文华殿门口瞧去,只见李长庚正在门口站着。“哟,李总宪,别来无恙啊。”“不敢不敢,李大人独具圣恩,岂是李某人能够攀附的。”李长庚向来是个好脾气,这是整个安洛乃至于各州郡都认可的,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位左都御史跟别人吹胡子瞪眼。可李靖做到了。

“不要以为有了陛下恩宠就可以为所欲为,你的人生路还很长,莫要自误。”半是威胁半是警告,李长庚说完此话后,拂袖就走。却听得身后传来李靖那令人厌烦的声音,“啧啧啧,我怎么就闻到,李总宪的话中有一股子酸醋味啊,哈哈哈哈。”

又是两日繁忙,终于等到了下一次大朝,大朝以前每逢十五举行一次。自从改元圣武之后,便是每逢初五、十五、二十五举行一次。大朝之繁杂不再陈述,只说那官员依次列开,又是在那里浑浑噩噩的等待。

此次姬天也有幸进入文华殿,只是站在了最末处。虽然站得远,但是进来的大臣们皆是对他报以微笑,大家乐呵呵地说着客套话,一堂和谐氛围。姬天仔细打量着这文华殿内的大臣们,这些皇朝的顶梁柱,每一个看着都是那么的威严赫赫,可却都要对着那龙椅低头,若是自己有一天也能让这些官员低头,那将是何等的威仪。

脑中想着这些大不敬的想法,不一会儿就等来了姬泽生。姬泽生落座后,魏公公便宣布大朝开始。这次大朝显得有些着急,姬泽生一上来就开门见山,“诸卿,本次大朝议事颇多,首先便是上次大朝所议修士登记造册一事,此事推行非常缓慢,修士们大多不愿来朝廷备案。朕可以理解,但绝不宽容。朕重颁一诏,昭告天下,凡主动登记的修士,便有机会参与皇朝在圣武二月举办的求真大会。此大会以分作比武和比艺两项。比武者比手段高低,比艺者比的便是丹、器、术、阵、符、御这六艺,朕将此次清除叛党多出来的九枚传承之钥当做此次求真大会的奖励,比武三枚赠予三甲,比艺六枚,赠予六艺头名,以此激励天下修士。同时皇朝设立太学,由护国公与卫国公担任太学博士,同时朕会将麾下所有真人发往皇朝各州郡,在各州郡成立相应的太学分院,由炼虚期修士担任博士,炼神期担任祭酒,凡在太学任职者,可按月领取元石。另太学不止为修士提供学习的机会,修武者,士子同样可入太学,其规格品级与修真太学相同。凡我皇朝子民,均可根据资质品行入学,各太学一应开支由各地官府拨银支持,入学者均享朝廷补贴。皇朝同时成立六艺司,鼓励修士前来任职,根据修为以及水平高低,按月领取元石,不为朝廷效力者,将再无元石供应。”

姬天有预感这次大朝会发生点什么重大的事,可没想到这事情太过重大。皇帝的话一出口,没有想象中的轩然大波,群臣静悄悄的,静的如同一摊死水,静的可怕。“老臣赞同陛下决议,老臣亦代天下苍生感念陛下恩德。”敖天赐首先带头说了句支持的话,玄念德虽然有点不适应,可为了冰魄剑,也站了起来表示支持。

有了这两位支持,再加上皇帝掌握着其他真人,修真者这一块便无人在反对。若是光涉及修真者群臣们自然会欢喜雀跃,因为这就代表了任何人都有机会修真。以前是不管你有没有天资,出身门第最重要,现在太学一成立,大家都可以去试试,修成了自然好,修不成也没啥损失。就算是再涉及修武者,那也没什么,大不了就是多几个武官征战沙场,皇朝之大有他们的容身之处。可允许所有人都入太学学习诗书,这就让他们有些不安,

仍旧是李德功第一个站出来,似乎是没瞧见皇帝阴沉的脸,老大人缓缓说道:“这修真者追寻天道,学成可任职太学及六艺司,修武者追求力量,学成可征伐沙场,不知陛下如何安置这些士子呢?”

姬泽生此刻真想从龙椅上跳下来,抢过李德功的拐杖狠狠地敲他几拐杖。沉下心来,望着底下如同一摊死水的官员们,姬泽生将声调提高了八度,接着宣布,“方今朝廷正值用人之际。,选拔人才也当不拘一格,从前的举荐制极大地束缚了朝廷选拔人才的范围,不符合现在的局势。更何况谁说修真者不能当官呢?谁说修武者不能从文呢?只要符合朝廷用人标准,那朕就用,不符合标准者当立即清退,贪赃枉法者,交由有司处理。诸卿听明白了嘛?”

这对于天下人来说都是一件大大的好事,可对于现在照在朝堂上的绝大多数人来说,不亚于晴天霹雳。当即朝臣呼啦啦的跪下一片,请求姬泽生收回成命。姬天大概看了下,除了自己之外,唯有卫国公、护国公稳坐不动,李德功、李长庚、玄凌霄以及他现在还不认识的李靖和几个寒门出身的官员站着。

“陛下当真是自皇朝开创以来最伟大的皇帝,即便是黄帝陛下也不能及陛下今日这番功德,臣,臣真是激动地无以言表。”李长庚反应最快,说出来两句话来竟是声帯哽咽,使闻者无不感动。李靖随后也是表示支持。至于李德功,像是睡着了一般,既不吭声,也不反对。

“朕意已决,诸卿无需再劝。李靖,你接着宣布下一项决议。”李靖闻言当即遵命。“依据陛下功德,皇朝礼法已然不适合当朝形势,我已联合诸生共同商定了一套礼法,经陛下御览后于今日大朝公告天下。此礼法将规定上至亲王国公,下至贩夫走卒,遇何人行何礼,遇何事行何礼,遇何时行何礼。凡皇朝子民,皆应遵从此礼法而行,若有违背,轻则罚银,重则流放。”

那李靖当即宣布了礼法中规定的条条框框,姬天听着只是头大,现在终于反应过来那天早上,李长庚说的就是此人。这礼法的规定让玄念德已经敖天赐心有不满,但二人何等人物,岂会在乎这些虚名,能忍也就忍了。

偏偏有人忍受不了,李长庚不等李靖说完就跪在地板上嚎啕大哭,哭的那是叫人心碎。“陛下啊,这礼不可改啊,这是黄帝陛下所定的规矩啊,不能变啊。”他这一跪,那几个寒门官员也跟着跪下。提起黄帝,姬泽生眉间都能夹住豆子了,他这一辈子最想超越的就是他这位先祖,要不他也不会将姬天收为义子。也许是觉得此生无法超越,找这么个义子也能聊以安慰。

于是大朝之上又少了个站着的人。姬泽生接着冲姬天喊道:“天儿,你接着宣布有关圣族叛逆的决议。”姬天站了出来,大声朝着百官说道:“经父皇与我决议,圣族叛逆玄凌云、凤天舞献宝有功,特意释放所有圣族嫡脉子弟,于三日后由本王押解众人前往冀州与玄武一族交接。”他这边刚说完,玄凌霄倒头跪下,“陛下,此举万万不可啊,万万不可。”

又少了一个站着的人,姬天不由得感慨道。现在只剩下他自己,李德功,李靖和那二位了。姬泽生见到满朝皆跪,不由得火从心头起。他从龙椅上站了起来,本来握着龙椅的手此刻已经握住了腰中的宝剑。他强忍着不大开杀戒,接着吐出让姬天也浑身冰冷的话。“朕决议,册封黎民十一为皇朝皇后,诸卿可有异议。”

姬天不可思议看向皇帝,发现皇帝此刻也在看着自己。他们都读懂了对方心中的意思,接着不约而同地错开目光。姬天正想学着李长庚跪下嚎哭,就听到那边李靖已然如此做了。“陛下啊,此举于礼不合啊,这礼法初定,当自陛下开始遵行,陛下何以自毁礼法啊。”姬天本以为这李靖是个全心全意站在姬泽生那边的人,没想到为了这部礼法他不惜违抗姬泽生,看来这礼法也不一定没有好处。

此刻姬天忍着腿肚子上传来的哆嗦,努力让自己看上去不是那么激动,同时他瞥到坐在铜椅上的玄念德也在朝他微微摇头,一瞬间他便明白了,玄念德早就知道这件事,可为什么十一会背叛自己投入皇帝的怀抱呢?这让姬天百思不得其解,看来有机会得当面问问十一。

此刻文华殿内,两位国公坐着如同两尊雕塑一般,李德功和姬天呆呆地站着,剩下所有官员都跪倒在地。姬泽生长出了一口气,慢慢从众官员身上扫过,似乎要把每一个人都记在心底。“今日所议之事,由李德功拟诏颁行,若有人再敢议论这些事,杀无赦。”一句杀无赦让所有人都觉得脖颈一凉。

“好了,都起来吧,宣扬州州牧觐见。”魏公公轻蔑地看着众官员,接着喊道,“宣扬州州牧妘元贞觐见。”众官分列两边,给来使让出道路。这妘元贞的名声众臣都听过,是扬州王姬世界手下最为信任的心腹,没想到姬世界一死,这家伙就立马转向了。

虽然不屑于他的人品,但正因为他的叛降,让皇朝少费了不少兵力。那妘元贞显然是做过一番准备,上殿之后居然用上了新礼法,从进入殿门一直到殿中,那是三跪而九叩,每一次额头的与地板接触都会发出砰的沉重响声,到了皇帝面前跪下后,妘元贞的额头已然是一片紫红。“罪臣妘元贞携扬州图志及印信参见陛下,恭祝吾皇万寿无疆。”

妘元贞是一个面白无须的中年人,他有着南方特有的白皙皮肤,配上那一头棕色的长发,显得极具美感。如果非要将他与一个人相比,那就非姜绝之莫属。这二人一个热情,一个冷峻,一个温柔,一个严厉,若这妘元贞是个女儿身,倒和姜绝之是个绝配。

他这一番举动让姬泽生面色稍微好了点,李靖见状不由得感慨自己的聪明睿智,但一想起皇帝要取一个黎民为妻,又是头疼起来。“妘元贞,你是个忠心的,以前你在姬世界那个叛逆手底下,真是受了不少苦楚啊,朕仍旧封你做扬州州牧,你要在扬州之内实行新法,若是办的妥当,朕升你入中枢。”“微臣多谢陛下恩典。”

等妘元贞站到一边后,皇帝刚想宣布退朝,从大臣堆里站出一个人,“陛下,祖宗之法不可毁,黎民不可轻信啊陛下,陛下莫要忘了黄帝陛下的训言,若是陛下坚持要做这等亲者痛仇者快之事,微臣就撞死在这大殿上。”说罢就要朝那紫金柱上撞去。

“爱卿且慢,莫要激动。”姬泽生温声细语劝说住那位大臣,细细一看才发现是张家的一名官员,位居三品度支部尚书。姬泽生走下皇位,握住这位张尚书的双手,“朕不曾想朝中还有像张大人这般忠贞之士,朕一定要重赏张大人。既然张大人如此感怀黄帝陛下的恩德,那朕就赏你去见黄帝陛下吧。”

本以为姬泽生改变主意的官员们纷纷后悔自己怎么不是那个被皇帝握住双手的人,可随着姬泽生持剑劈向那张尚书之后,全场皆惊。姬泽生继血溅轩辕厅之后,又做了件前无古人的壮举——血染文华殿。

鲜血一滴滴地顺着宝剑滴向那黑底云纹的地板,皇帝手提张尚书那还未闭目的头颅,环顾四周。“那么,还有谁愿意跟张大人一起领赏的,都站出来吧。”姬泽生邪魅的笑容让人能闻得到血腥味,那些大臣们玩弄权术有一套,可谁见过这般架势。方才争相雀跃的劲头如同鲤鱼跳龙门一般,现在立马转变为害羞的小鹌鹑一言不发。

“那这次大朝之事就这么定了,若是你们中间还有人敢阳奉阴违欺上瞒下,让朕知道决不轻饶。散朝。”魏公公扶着姬泽生朝后殿走去,只留下了朝臣们乖巧地从文华殿退出,甭管他们心里怎么想,至少现在没有人敢反对皇帝。

姬天搀着玄念德出宫,一路上二人都没有言语。等走出宫门之后姬天看到了姬文兮正在马车上等着玄念德。而雪儿见到玄念德亲昵地凑了上去。“嚯,好久不见这家伙,居然又胖了一圈,看来你那油水还是不少的嘛。”“你知道那事吧。”玄念德有些不解,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的不知道。“你知道十一嫁给皇帝的事吧。”玄念德闻言抚摸雪儿的手也是一滞,艰难地点了点头。

来自新世界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的话

昨日家中停电,故而无法更新,敬请诸君谅解。 本书虽然慢热,但绝不会太监,万望诸君多收藏多关注多点击,在此拜谢。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