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澳门博彩娱乐网站 > 进化天图 > 卷六 偷天
第二百二十章 没有什么关系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萌萌哒的铁匠  |  字数:3032  |  更新时间:2018-09-14 23:27:42 全文阅读

陈青不知道百里息在突破之时到底经历了什么,陈青只是知道,百里息毫无疑问地成功了。

  不过此时的陈青,却是没有了时间再去想这些,他现在,沉浸在大道的感悟之中,一位诸王领域巅峰突破到道祖之时的感悟,何等珍贵,对于陈青这个传奇来说更是一场大造化。

  那一条大道之链就沉睡在他的魂器古琴之下,关于死亡的种种感悟萦绕在心头,他看到了百里息突破之时由死转生的过程,同样看到了其中的大道。

  陈青的神魂盘坐在魂器古琴之后,他伸手轻抚琴弦,大道在心中交织,最后铺成一首曲子,陈青伸手点在琴弦上,一指骤然落下!

  铮!~

  陈青拨动第一根魂弦,只是第一个琴音弹出,他仿佛就已经知道了第二个琴音应该如何落下,他伸手再次点在琴弦上,如同行云流水般流畅。

  噔!~

  陈青的十指在琴弦之上疯狂地跳动,一个个琴音从他的身体之中逸散而出,如同群魔乱舞。

  一旦开始似乎就永远没有结束的机会,陈青的十指在飞动,琴音紧接着飞出。

  琴音之下,陈青的魂弦开始变色,最后的十根魂弦开始变成深邃的黑色,不再是之前的白色。

  陈青盘坐在地,周围的白雪开始消融,又或者说,这不是在消融,而是在死去,消融的雪则不再是雪,而是水。雪是雪,水是水。

  风吹到陈青的身旁坠落,消失于无形,天空之中的黑云开始落下雨滴,一滴滴雨滴拍打在陈青的身上,黑云落下雨滴,开始变成白云,而后白云彻底消散,不再存在。

  陈青周围的一切都在死去,哪怕是雪,哪怕是风,哪怕是云。

  陈青的体内,世界树枝丫开始破开树皮,长出一颗小嫩芽,而后小嫩芽飞快地生长,舒展成一片嫩叶,而后是下一个嫩芽破皮而出,一片片嫩叶紧接着在陈青的体内生长而出。

  陈青依旧在弹奏着这死亡的曲子,他从百里息的感悟之中看到了很多关于死之大道的感悟,还有着一条大道之链,让他对于冥王道的经文感悟在这一瞬间集中升华!

  世界树的叶片依旧在生长,陈青依旧在弹奏曲子,他能够感受得到,他的躯壳正在变强,那一片才被他吸收了一丝边角的吞噬世界之蛇的鳞片,正在被他吸收更多,楼外楼的那一片世界树鳞片,应该还留在骑士盟,没有他的命令,谁人敢动?倒是可以回去了再取。

  力量在体内彭拜,陈青能够感觉得到,如今只是他的躯壳,即便是没有任何能量,他也能够媲美普通的传奇三阶。

  世界树之叶还在生长,一片接一片,接连不断。

  魂弦还在继续变色,陈青的体内,世界树之叶已经变多了五十片,而这还没有结束,足足过了三个时辰的时间,陈青的体内已经生长到了五百片世界树叶片,他到了传奇二阶的极致了!

  不过陈青却是还没有停下弹奏曲子,世界树树叶舞动,在世界树枝丫的枝头,一个黑色的花苞骤然破皮而出,立在五百片世界树树叶之中。

  在这一刻,陈青终于是睁眼,内视了世界树枝丫一眼,陈青知道自己已经到了二阶巅峰,只要凝聚了将魂,便是传奇三阶!

  貔貅看向陈青,笑道:“此地不宜久留,我等赶到忘川的上游去,这里有着无数修行者在赶来,向来观看白骨突破到祖境。”

  陈青点点头,他踏步,一步便是百里,貔貅笑了笑,道:“没有想到,你居然是参悟了一丝跳梁步。”

  陈青道:“偶有所感而已。”

  两人施展跳梁步,不过片刻便已经远离了百里息突破之地,来到了忘川的上游。

  两人在一片雪峰之前停下,貔貅掏出饕餮之牙,朝着陈青笑道:“拿去玩。”

  陈青随意地接过,不过是一柄绿色的长枪而已,就在陈青入手的那一刻,体内的噬魂枪忽然暴动,如同是不安,如同是愤怒。

  陈青将饕餮之牙握在手中,只觉得恪人。

  他是一个天启啊,居然会觉得恪人,还真是奇怪啊。陈青能够感受到体内的噬魂枪有着不同的情绪,陈青仔细看向手中的长枪,道:“这是一柄要饮下夜不归才能掌控的强大兵刃?”

  貔貅道:“不错,正是月皇手中的饕餮之牙。”

  陈青细细摸索着饕餮之牙,笑道:“你知道的,我无法掌握这饕餮之牙,我的体内,没有流淌着月皇的血,也没有能力饮下夜不归不死。”

  貔貅道:“必须饮下夜不归才能掌控,那是这兵刃的第一代主人才需要做到的事,而它的第二个主人,并没有这个要求。”

  陈青道:“你的意思是,我能够掌控这饕餮之牙!”

  貔貅道:“不错。”

  陈青道:“那我应该怎么做?”

  貔貅道:“只要月皇的血脉断绝,你得到了月皇一脉最后的后人的承认,那么你便是饕餮之牙的主人。”

  陈青道:“那我应该怎么做?”

  貔貅道:“你要试着成为这柄枪的主人,若是你有机会,那么你就能进入化凡界,看到月皇一脉最后的后人。”

  陈青明白了,他握住饕餮之牙,尝试着挥枪,刹那间,他的眼前开始变化,如同置身于另外一个世界。

  在一座雪峰之上,圆月高悬,陈青站在雪峰的山底,看向雪峰之上。

  陈青能够感觉到,在这雪峰之上,有着他想要的东西,他朝着雪峰之上走去,在雪峰之上,有着一个大平顶,还有着一面山崖,在山崖之下,有着一个黑暗的洞窟,而在洞窟的口上,盘坐着一个身披狼皮的白发老人。

  白发老人看向陈青,目光深邃,狼子野心,双眼之中跳动着赤·裸·裸的欲望,“你终于来了。”

  陈青不知道老人到底是什么意思,鬼使神差一般说道:“我来了。”

  白发老人看向洞窟前插着的饕餮之牙,他伸手握向饕餮之牙,然后想要提起来,却是没有将饕餮之牙拔出来,白发老人看向陈青,笑道:“果然是你!”

  陈青不明白老人说的些什么,道:“什么果然是我?”

  白发老人哈哈大笑道:“我乃月皇最后的后人,星无痕,我有一法,名为天下无双,你可愿学?”

  陈青道:“我没有饮下夜不归,也能够学会天下无双吗?”

  白发老人道:“你学会的,并不是真正的天下无双,等我死了之后,你学会的天下无双,便是真正的天下无双。就好像鬼帝麾下的血神将,他学会的并不是真正的天下霸道,等到白帝死了之后,他学会的便是真正的天下霸道。这便是换血,一代新人换旧人。”

  陈青道:“天下无双,是月皇的无字秘?”

  白发老人点头道:“不错,便是月皇的无字秘。”

  陈青道:“那么在下愿学!”

  白发老人却是笑着摇摇头,伸手指了指饕餮之牙,道:“那么你拿不起这柄枪。”

  陈青完全不明白老人的意思,道:“那我不愿学!”

  白发老人哈哈大笑道:“没有用的,你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自己,也骗不了枪,什么是枪,那是身体的一部分,它能够感觉到你的心。只有等到你真正不愿学的时候,你才能掌握它,掌握这世上最强大的兵刃。”

  白发老人继续道:“你看,我现在已经拔不起来这柄枪了,这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你便是这饕餮之牙的第二个主人,你已经想到了为什么,却是心中无法确定。”

  陈青道:“饕餮之牙的第二个主人,难道您不是?”

  白发老人笑道:“我自然不是,我只是靠着饕餮之牙对着祖宗血脉的亲近,才能勉强使用这柄枪。走吧,等你想明白的时候,你再来吧。”

  陈青可以感觉到,自己离开了星无痕的世界,来到了另外一处,却是一片血海,这个地方他记得,是天厌老人传授给他无守之枪的地方。

  在一块石碑之上,陈青看到了盘腿坐着的天厌老人。

  陈青道:“师父,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天厌老人胸前的口张口道:“我确实死了,最后一丝执念也死了。”

  陈青道:“那么师父你为何还会出现在这里?”

  天厌老人指了指自己,然后指了指陈青,道:“所以我出现在这里,并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你。”

  陈青指着自己道:“因为我?”

  天厌老人点点头,道:“我并不是天厌老人的执念,而是你的执念。”

  陈青不语。

  天厌老人继续道:“我来到这里,只是想要问你一件事,你为什么想要学会那天下无双?”

  陈青道:“这世间最强大的便是无字秘,我只有学会了天下无双,才有机会战胜喝下了夜不归的杀伐!” 

  天厌老人哈哈大笑暴喝道:“杀伐强与不强,与你何干?!”

  陈青一时间愣在了原地,杀伐强与不强,于我何干?

  是啊,于我何干,杀伐强不强,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并没有什么关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