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游 第十四章 南渡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展眉生  |  字数:3360  |  更新时间:2018-08-10 21:10:29 全文阅读

有鱼为鲲,化鸟为鹏。

看到身后的玄武并未追上,逐渐降速观察身后战况的威子服再一次看到一道遮天蔽日的黑影从上空飞过,只是这次方向完全相反,从大鱼掉落的群山中飞出一只大到无边的鸟,从下方看去,羽若悬幕,翼可垂天,张开利爪向着湖中的玄武而去。湖边的玄武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从天而降的两只利爪紧扣住龟甲,被硬生生从水中拽了出去。

巨鸟拎着小山一般的玄武试图向陆地飞去,一对硕大的翅膀扑腾扑腾煽动,形成阵阵巨风,巨风卷起大浪再次向着湖边打去,刚从水面探头的苏曼宁张口欲语就被一道激流灌入口中,整个人也被大浪推着向岸边移动。

被带离湖面的玄武挣扎着摇摆身体想要借势逃脱,但显然自己挣扎地越厉害,两侧利爪就将自己扣得越紧,意识到挣扎无用的玄武转而以攻代守,两座蛇头向着巨鸟的双脚咬去,只是还不等蛇头咬到双脚,巨鸟就主动松开爪子,将玄武从空中抛了下去。

重现落回水里的玄武还来不及下潜,就见两只利爪又向自己袭来,等到自己探出蛇头准备攻击,巨鸟又狡猾地飞出了攻击范围。就这样巨鸟不时盘旋俯冲,几番下来,就像玄武刚刚在水中戏耍大鱼一样,此刻风水轮流转,自己倒成了别人的玩物。如此一来,玄武逃又逃不掉,打又打不到,只得将蛇头露出水面,身子藏在水下,时刻戒备着巨鸟的攻击,本以为巨鸟又将伸爪而来,却不曾想它却朝着太阳飞去,越飞越高。

刺眼的阳光使玄武只能看到一道模糊的黑影,看不清具体动作,看着距离足够,思虑一番的玄武借机潜入深水,却不想自己刚有动作就听得上方一声历啸,硕大黑影俯冲直下,缩到一半的蛇头只得重新伸出,等到看清巨鸟的动作,却出乎意料在前的不是爪子而是尖喙,还没反应过来的玄武一阵吃痛,蛇头嘶吼着坠入水中,竟是一只眼睛生生被巨鸟啄了出来,没等玄武缓过痛楚,又被利爪拎到上空。

不顾一切的蛇头奋力向双爪咬去,大鸟又是一放,彻底被激怒的玄武只得在下方不停嘶吼。大鸟再次飞到空中,记打的玄武趁着巨鸟再次上天赶紧逃跑,却不想再次中计,巨鸟飞到一半便折返用利爪钳住两座蛇头将玄武整个提了出水,被拎着脑袋的玄武晃荡着身子想要逃脱,两处蛇头却被利爪掐住,尖爪刺进肉里,鲜血顺着躯身灌进龟甲之中。玄武被巨鸟带得越来越高,离湖面越来越远,等到巨鸟飞至自己刚刚落入的树林时,将玄武一把抛下,重重砸在山体之上。

看着浑身是血躺在地上,两条蛇躯摊在一旁,连龟甲都碎裂的玄武,巨鸟紧接着俯冲而下,试图给玄武最后一击。眼看利爪就要抓到龟甲,却见原本摊在一旁的蛇头猛然睁眼,骤起发难,死死咬住了巨鸟的翅膀。被咬住的巨鸟哀痛嘶鸣试图飞起,却始终挣脱不开,地上的玄武乘着巨鸟扇动翅膀,自己借势来回撕扯,生生咬下一块肉来。看着歪歪扭扭飞到空中的巨鸟几番摇摇欲坠,再次扳回一城的玄武在下方得意地嘶吼。

刚跑到树林外围的威子服看到黑黄两道光影飞出树林,想到应是程苏二人已带着张玄素离开,便调转方向追着光影跑去。只是跑到一半发现两道光影分散出去,应是苏曼宁的黄光竟又向着湖边而去,本来想着终于可以名正言顺逃跑的威子服此刻又犯了难,经过一番气概与生命的权衡后,不情愿地慢慢向湖边似跑似走而去,还未及湖边便发现巨鸟已将大龟带走,这才逐渐放下心来。不远处一阵咳嗽声传来,威子服定睛细看,苏曼宁正顺着她的黄色土剑颤颤巍巍试图从水中爬起,却因屡次失败跌入水中呛出声来,闻声赶来的威子服站在苏曼宁面前再次犯了难,双手欲伸又止,搀也不是,不搀也不是。

再次从水中挣扎而出的苏曼宁看到一道影子横在自己面前,等到一阵浪自下方冲来,水中映出的竟是威子服的容貌,一时难以置信,等到费力抬头看去确是那登徒子,再细看时,威子服正一脸为难的看着自己,手伸出又缩回,喉中似有言语又被吞咽而下。

两人就这么对视了一会,威子服似鼓足勇气双手欲抓苏曼宁的左手,只是待靠近时,苏曼宁像是全身抖了一下,左手也向内部收了一下。威子服见状,有些尴尬,只得将自己的双手再次收回,待手摆快要坠下时,确有一阵力道将自己的右手拽紧。一只纤巧如玉的手,此刻如玉失了气,尽显苍白,在握住威子服的手后顿时卸了力,向下退去,威子服见状立马将另一只手调来驰援,左手握住苏曼宁的手,右手顺着苏曼宁的手臂将她整个人扶起。

被扶起的苏曼宁垂着头,右手拖着剑,艰难迈开了脚步,撑住苏曼宁的威子服则小心翼翼地迈着和苏曼宁等同的步子,扶着身边摇摇欲坠的仙子,两人一道缓缓离开岸边远去。

……

山顶上,巨鸟正梳理着伤口,下方的玄武向上看去,因阳光照耀,只能眯着眼。巨鸟不动,玄武也不敢在此时退往湖中。

时间渐渐临近傍晚,远去的人们已没有了声息,本应喧嚣的树林因为两只庞然大物的存在噤若寒蝉,只剩湖水因涨潮一阵一阵向前翻涌的声音,伴随着晚风拂过,日渐沉,风愈大。

终于,山顶的巨鸟率先有了动静,却不是向下飞去,而是站在山顶挥动着双翼,越扇越快。山下枝条乱颤,细小的石块晃晃悠悠离开地面,被搅起扑打着内里的玄武,皮糙甲厚的玄武对于这不痛不痒的攻击倒不为在意,只是这乱石渐欲迷人眼的滋味却是不好受,原本还傲慢地嘶吼此刻也闭口不言,头部与四肢缩进壳中,只留两只半缩的蛇身,一前一后不时吞吐蛇信,感知着巨鸟的气味。

许久等不到巨鸟的攻击,周围的风沙却越来越大,起初只是些碎石枝丫拍打在身上,现在连身边拔根而起的合抱之树也被卷进风中,砸在身上已有了些许疼痛感,风中的东西越多,声响就显得越大,气味也就越杂,玄武竭力加快着吐信的速度,却越发感觉不到巨鸟的气息。着急的玄武不顾沙石枯枝被吹入喉中,嘶吼着提醒巨鸟,只是内心的担忧却在此时欲盖弥彰。

当风中开始有大块的山石卷进时,玄武不得不来回躲避,躲避不及的便只能用身躯慌忙扫开。石块越来越急,玄武不得不疲于奔命,眼看第二块巨石后发先至,自己还在应对第一块,适才回身就被后一块砸中了蛇头三角处,等到自己忍着痛缩回再伸出,却发现随后跟来的是一只如钩般的利爪。只见巨爪又一次从蛇头两眼之间刺进,不等另一只蛇头驰援巨鸟就将玄武整个提了起来,被提起的玄武奋力摆脱,同时另一只蛇头也直直窜上,却奈何这次巨鸟飞行时飘忽左右,另一只蛇头晃晃悠悠始终不能伸直,离着巨鸟的爪子总是差之毫厘。

夕阳映衬下,一道巨影越飞越高,终于高出落日的上弦,随后巨影分成两段,一道不规则的圆影从上空直直坠入群山之中,本已贴近山谷的落日因为山体的晃动,在山谷中时升时落。

等到巨鸟再次停留到山顶上看着下方,地上的玄武反陷在地表之上,一只蛇头因为撕扯已经碎成两截,另一只蛇头两只眼睛一瞎一睁叠在腹甲上,而整个龟甲也在由背部裂开,牵扯出腹部几道裂痕,成注的血汇成一块,由山间流至树林,混着死寂的尘土流入湖中,贪婪的潮水吞噬着血水,咽到湖心,共天边余晖一色。

随着血流不止,玄武的躯干也在迅速萎缩,皮肉向内收缩,虬筋一根根突起又收回,甲壳在卸力后成块坍塌。看着越来越小的玄武,站在山顶的巨鸟不禁晃了晃脑袋,显然看不懂为何对手死后还会有如此变化。在耐心看到玄武最后一块皮肉也化成鲜血流走后,不急不躁的巨鸟重新梳理一遍自己的毛羽,这才扶摇而起,向北而去。

夏日的夕阳好似半老徐娘欲语还羞,一阵黄一阵红,带着积存的余温,在垂暮时鲜活一次,将地上一对人儿的影子渐渐拉长。

程灵素再见到苏曼宁时右肩已经过简单包扎,本欲告知自己欲先行带张玄素回山,待看到被搀扶着走来的苏曼宁,却是惊诧到忘了这回事。

最后还是苏曼宁看到了躺在一旁被无数少女围观已不成人样的张玄素,率先开了口:

“师姐!路上看到鲲鹏北去,想来那个怪物已经伏诛,既然此间事已了,不如我们即刻将师兄带回山门救治。”说话间不忘轻轻挣脱威子服的搀扶。

程灵素不便多问,点点头,朝着威子服道:

“这位少侠,这些民女就劳烦你先带回城中,我师兄伤情过重,延误不得,我们这就告辞了。”

说罢不等威子服应声,便带着苏曼宁合力将张玄素扶起,三人乘两剑一道颤颤巍巍远去。

等到天上的人影消逝于天际线,路径的光线也暗了下来,许久回过神的威子服抵头向前路看去,却被自己胸口处一道亮光吸引,伸手掏去,竟是一颗硕大绚烂的夜明珠。

……

黑云低垂,鲲鹏于云间飞行,双翼带起凌冽风声,落日在身下隐于山凹。眼见水瀑城后便是暮苍山,不多时便要到达,却在此时有阵阵尖啸声自身后传来,如太古呼唤,似曾相识,本该继续前行的鲲鹏速度减缓,栖在了一处山头,疑惑回头辨认着啸声的方向,斟酌一番后再次腾空,却是折返向南而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