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绝品保镖 > 正文
第一章 下山完婚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今晚又打老虎  |  字数:3352  |  更新时间:2015-06-01 18:01:26 全文阅读

中午十二点刚过,杭城嘉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总部大楼。

刚刚搞定萧区一块黄金地皮的韩震心情不错,于是命秘书给自己开了一瓶红酒庆祝,酒杯刚刚端起,异变却突然发生了。

高脚杯里的红酒不停地震荡着,最后居然从红酒杯中飞了出来。然后红酒化作了一条细线,在韩震办公室的墙壁上飞舞着。

几行字蓦然出现在墙壁上:“韩震,还记得十八年前我们徒弟和你女儿之间的婚约吗?现在我徒弟已经下山去你女儿住的地方了,先让他们两个年轻人朝夕相处培养一下感情。等到时机成熟以后,再让他们玩婚吧。”

这神奇诡异的一幕直接把韩震那位贴身秘书给吓晕了过去。韩震倒还算比较镇定,口中还喃喃自语了一句:“原来已经十八年了吗。”

就在这个时候,墙壁上再度显现出几个字。首先之前那个“玩婚”的“玩”字被打了一个叉,然后在上面改成了“完”字。接着下方显现出一行小字:“我徒弟叫江枫,应该在五分钟以后会到你女儿住的地方。”

“五分钟?”韩震惊呼一声,赶紧拿起办公室的座机拨打自己女儿韩初雪的电话。

一阵电话铃声响过以后,韩初雪懒洋洋的声音在电话听筒中响起:“喂,爸。昨晚我跟同学一起去酒吧庆祝喝多了一点儿,你等一个小时以后再打电话给我哈,么么哒……”

“喂!初雪!初雪!”韩震没来得及叫住自己女儿,电话里面已经传来盲音。韩震无奈,只好再打一个电话给自己司机老杨:“老杨,马上准备车送我去水云居。另外赶紧打电话给水云居的物业管理处,让他们不要为难一个去找初雪的年轻人。”

西湖水云居。嘉业公司在杭城的经典楼盘之一,是专门针对年轻人推出的高档公寓小区。韩初雪因为在杭城大学念书,为了方便所以平时就住在了这边。

“叮铃!叮铃……”

千篇一律的门铃声响起,韩初雪在睡梦之中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一下迷迷糊糊地坐了起来,口中喃喃地说了一句:“谁啊?”

“叮铃,叮铃……”

回答韩初雪的是两声门铃声,韩初雪喃喃说了一句:“等一等……”然后倒回床上又继续陷入了熟睡之中。

门铃声在大约五分钟的时间里都没有再响起,站在门外的人似乎有点儿等得不耐烦了,于是紧接着“叮铃、叮铃、叮铃……”的声音响个不停。

韩初雪此刻终于完全被那明显带着恶意的门铃声给惊醒,她愤怒地叫了一声:“谁啊!”

然后起身换了一身休闲的白色T恤加橙色运动长裤,如此一身把她的身材衬托了出来。

当然,哪怕她穿个军大衣你也能看出时尚感和美感来。

韩初雪穿着拖鞋走到客厅,门铃声还在响着。

韩初雪被那门铃声催的都忘记了用猫眼看一看门外是什么人,她一下拉开房门,不满地问道:“谁呀,找……”

“我靠,两个老家伙非要逼我从山上下来保护一个人。为此还不惜放任寻龙宗的那个老家伙来找我麻烦,我还以为要保护的是个白垩纪残存的恐龙呢。没想到居然这么漂亮……”

江枫故作镇定地低头看着地面,但实际上眼睛的余光却一直都放在韩初雪身上。

韩初雪用惊讶的目光打量了江枫一遍,找谁啊的“谁啊”两个字还没有从韩初雪的口中说出口来,眼前的情景让她美丽的小嘴变成了一个漂亮性感的“O”形。

江枫大约二十岁左右,留着一个丑到了极致的锅盖头,穿着一身土到掉渣的藏青色中山装。背后背着一个小木箱子,左手拎着一只老母鸡,右手牵着一条黑色的土狗……准确说是一条黑色的,好几个地方都脱了毛的癞皮狗。

“这样的狗,也不知道会不会有虱子。”韩初雪在心里默默说了一句,然后整个人戒备的往后退了一点点,问道:“请问你是哪位?你找……”

“我叫江枫,你是韩初雪对吧?”

“找我的?”韩初雪愣神了,说道:“我不认识你啊?找我有什么事吗?”

“是我两位师父让我来找你的,说是你父亲请了我给你当保镖。从今天起我将为你提供二十四小时的贴身保护,保证你不会受到任何一点伤害。”。江枫说着,直接从韩初雪身旁的空档之中钻进了屋子。

他进屋一下环顾了房间一圈,然后直接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自顾自地说道:“不用太客气了,我不喝饮料的,给我一杯茶就好了。相信你这里也没有我常喝的‘仙山龙叶’,所以茶叶凑合凑合就龙井吧。

我师父说我要贴身保护你,所以你得给我安排一个房间。我不习惯睡那什么席梦思,你帮我把房间里的床换成竹板床就行了。

哦对了,第一次见面你是不是该先请我吃顿饭?不要太隆重,我这个人好养活,什么都吃的。”

江枫一番话说完以后扭头看向韩初雪,他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道:“哦,对了。我还给你带了见面礼。”

说着他举起自己手中的老母鸡:“这是我养的最能下蛋的母鸡了,你可千万别想着杀它吃鸡肉,它一天能下三个蛋呢。它下的蛋呐,那味道……”

韩初雪沉默了五秒钟,这五秒钟的时间里她脑子里面就只有一句话“这是哪里来的极品?这是哪里来的极品……”

五秒钟以后,韩初雪终于爆发了,她忍不住大声说道:“谁说让你住在这里了,不对!谁让你进这房间的?还有你那破狗……”

“实际上,它是貔貅,虽然血统不太纯,但终究是有貔貅血统的。你别说它是‘狗’,更别说它是‘破狗’。貔貅天性凶厉,自尊心极强。你这样说它,它会生气的。”

江枫十分认真地说出了这么一番话,认真的就好像他那条都脱了毛的癞皮狗真是貔貅一般。

不过江枫的话音刚落,他那只癞皮狗当真就冲着韩初雪“汪汪”大叫起来,吓得韩初雪惊呼了一声,立刻往后退了两步。

江枫赶紧拉了一下手中的绳子,斥责道:“狗蛋儿,不准发脾气,听话!”

“你不是说它是‘貔貅’吗?现在又叫它什么‘狗蛋儿’?”韩初雪不满地说道。

江枫淡淡地回应了一句:“怎么?貔貅就不能取名叫‘狗蛋儿’了吗?”

“那狗蛋儿不应该是狗的名字吗?”韩初雪这句话刚一说出来就立刻反应过来,她再度大声吼道:“谁要和你讨论你的狗叫什么名字啊,我现在警告你,立刻给我从这个房间里走出去,我不需要什么保镖,更不要一个土包子来当我保镖!”

坐在沙发上的江枫腾的一下就站起身来,他面对着韩初雪,眉头微微皱着,显示他很不满。

江枫道:“我告诉你,我不是什么土包子。我和我两位师父虽然都住在山上,但我也是会上网,有企鹅帐号的!你别以为你生活在城里,就可以随便侮辱人!”

“我……”韩初雪心中一惊,她刚才也是生气昏了头,所以才叫出了“土包子”这个侮辱性的称呼。良好的教养让韩初雪还是没能忍住给江枫道了个歉:“对……对不起啊,我不会是故意的。”

江枫点了点头,又说回到了沙发上:“好吧,看在你诚心道歉的份儿上,我就原谅你这一次,下次别再犯了。

另外来保护你是我师父给我下的命令,师命是绝对不能违的。如果你不想我保护你也行,让你父亲给我师父打个电话,只需要我师父一句话我立刻离开。”

“你师父的命令关我什么事啊,这是我的房子,你要是再不走我就报警了。”韩初雪气愤地说道。

哪里知道江枫根本不理她,直接拿起桌上的水果刀,然后一脸认真地挑选起桌上的水果来,好像水果盘里的五六种水果让他很难抉择一般。

韩初雪被江枫这明显准备耍无赖的行径给气极了,她立刻走到茶几旁边拿起茶几上的手机给楼下物业管理处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们立刻上来赶走一个人。

物业管理处询问两句后竟然告诉韩初雪,刚才江枫牵着狗进小区的时候他们就已经阻拦过了,但是最后杨总打了电话来,让他们绝对不能得罪这个叫江枫的年轻人。所以现在韩初雪让他们上来赶江枫离开,他们也不敢来。

韩初雪一听立刻愣住了,这栋小区就是她爸集团公司下面的房地产开发公司修建的,物业也是韩氏集团下面分公司的人,保安们口中的杨总是她爸韩震的私人助理,他发话了就等于是韩震发了话,难道这人真是我爸给我请来的保镖?

韩初雪将电话一挂,气呼呼的对江枫道:“你马上给我走,我不需要什么保镖,我这就给我爸打电话。”

说完韩初雪给她爸拨了一个电话,但里面传来的却是忙音,提示她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韩初雪越发的生气了,最后她终于拨了“110”三个数字。

原本还在犹豫是不是按下去,但是一直没有说话的江枫开口说话了。

只听见他说道:“你这房子的风水格局其实还算不错,坐北朝南、背靠湖水。水利财,所以你应该是不愁吃喝,不缺钱财用度。但是你这里唯独致命缺点有两个,一是你用了落地窗玻璃,光照居室气血顺。

意思就是尽量让阳光透入到房子里面会使人精神饱满,不易生病。但是光照过度就会使得阳气太盛而阴气太弱,住在这样的房子里面人容易变得暴躁,就比如你现在这样。

而人一暴躁呢就会有许多连锁反应,如果我猜得没错你生理期会不舒服,嗯,简单讲……你经期乱了……”

江枫说完最后五个字,韩初雪终于坚定不移地将手指触摸到了拨出键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澳门博彩娱乐网站